石染新闻

芯片产业成“网红”,但没人去抢真正的创新项目,创新项目的代名

热度:4999
2019-11-16 12:54:11

本文发表在2019年第33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文章的原标题是“芯片产业变成“互联网红色”。严禁未经许可转载,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调查。

温/王梓霏

近年来,芯片行业已经成为一个没有人感兴趣的“红网”,但谢志峰认为,大多数人仍然不能真正理解芯片。“这么多人来到这里,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每个人都认为芯片变热了,想试试水。在此之前,太阳能和led遍布整个火灾现场,但有很大一部分区域已经死亡。”

工信部总经理谢志峰(贾瑞照片)

谢志峰在集成电路行业有丰富的经验。1988年,他加入了英特尔在美国的第一个芯片研发中心,他的研发团队在1990年获得了英特尔最高技术成就奖。从那以后,他一直是新加坡一名持有执照的半导体高管。2000年,他回到中国参与SMIC的创建,后来成为中国大陆最大、最先进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商。可以说,他见证了芯片行业30年的发展。

三联生活周刊:从2018年中兴通讯的禁运到今年华为受到美国的制裁,这两个事件的焦点都是芯片。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芯片在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

谢志峰:一般人总是认为薯片是神秘而崇高的东西。事实上,芯片对我们任何人的生活都是不可或缺的。我们的电脑和手机可以工作,因为芯片在工作。飞机和高速列车没有芯片是无法运行的,更不用说我们的家用电了,它也控制着所有的运动。我现在使用更智能的扬声器。当我和它说话时,它可以开灯、关灯和播放音乐。它能告诉我外面的天气和路况。他们也在芯片的控制下工作。这样,你就会明白芯片的重要性。

那么,芯片到底是什么?简而言之,芯片由许多微型开关组成。在我们的数学中,开被定义为1,关被定义为0。原则上,芯片就这么简单。它是由许多开关组成的集成电路,具有许多计算和逻辑判断功能。我们的手机可以拍照和播放音乐,这些都是通过这些集成电路的不同功能实现的。然而,芯片的制造非常复杂。

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每个开关的尺寸都很小,每个人都觉得难以置信。让我举个例子。每个人都知道头发很薄,但是在一根头发的直径范围内,我们可以做5000个开关。对于这样一个肉眼或显微镜看不到的小开关,必须使用电子显微镜。正是因为它们如此之小,我们才能在一个芯片上集成大量的东西。在整合的过程中,我们需要不断地掩饰。这是一个不断将程序付诸实践的过程,这样我们的芯片就有了更多的功能。以前,65纳米芯片掩模只需要40层,但现在7纳米芯片需要85层。

三联生活周刊:从65纳米到7纳米,现在到5纳米,芯片行业发展迅速。

谢志峰:1979年我上大学时,我们整个大学只有一台电脑,所以四年内我只有三次机会使用电脑,每次20分钟。计算机稀缺到这种程度。那时,电脑里没有芯片。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有一部手机,相当于一台超级电脑。它的计算能力大约是我大学计算机的1万倍。我们现在离不开电脑和手机。出门不带手机就像失去灵魂。现在想想这一切都有些不可思议。

我们在这个行业有一个理论叫做摩尔定律。这意味着您的技术应该每18个月更新一次,成本应该减半。从经济角度来看,在其他行业是不可能的。但这是这个行业的现实。经过18个月的投资,你必须做些新的事情。你已经18个月没做了。人们已经去了下一代。杰克& # 183;科尔比在1958年发明了现代集成电路,所以计算一下有多少个18个月。这是一个高速迭代行业。每次迭代都需要足够的资本投资、人力投资和技术投资。如果你不投资,你肯定会落后,所以我们都说芯片产业是一个资本密集型、人才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快速增长的产业。

芯片封装测试流水线,操作仪器的技术工人(ic照片)

三联生活周刊:集成电路行业的这一发展特点能解释华为和中兴事件后人们为何恐慌吗?

谢志峰:没错。自1978年以来,我国主要引入进口原则,因为我国许多行业相对落后,无法与其他行业相比。从头开始太慢了,所以我们进口并购买。我们首先介绍了彩电生产线、汽车生产线,然后是集成电路生产线。这些都是其他人认为落后的技术,但它们对我们来说是宝贵的。当时,集成电路技术落后于国外20年。

自2013年以来,中国连续五年进口超过2000亿美元的集成电路,大约是我国石油进口的两倍。根本原因是中国不能独立生产和设计芯片。我们熟悉计算机系统中使用的芯片,如服务器和个人电脑。英特尔和amd占据了这些设备的芯片市场。高铁用功率器件(igbt)和高铁用6000伏功率器件主要是进口的。

但现在,在华为和中兴事件之后,公众突然意识到资金可能不可用。芯片的整个生产分为三个阶段:设计芯片、制造芯片和封装测试芯片。这三个阶段是一个非常长的产业链。中国最强的是在包装和测试后使用芯片的过程。我们把芯片制成手机和电脑芯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根本做不到。人们不会使用芯片。我们将技术成果转化为产品。这也是产业链中的一个必要环节。我们生产了世界上80%的手机、80%以上的电脑和60% ~ 70%的电视机。

三联生活周刊:您参与了2000年SMIC的成立,现在是中国大陆最大、最先进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企业。公司的建立和发展意味着什么?

谢志峰:2000年至2004年是芯片企业成立的高峰期,如SMIC、华为、展讯通信、中兴微成都。这些公司后来成为中国芯片产业的中流砥柱。2000年我们创立SMIC时,国内芯片水平比世界先进水平落后五代,相当于20年。经过十年的努力,我们仅落后世界先进水平大约一代。然而,从那以后,由于公司的亏损,董事会希望我们赚钱。赚钱很容易,只要你不投资,你就能赚钱。我们企业放慢了投资,增加了生产和销售,连续七年盈利。然而,直接的结果是,如今该公司在技术上落后了两三代。

这种情况不同于国外。国内风投只有在有销售额和利润的情况下才愿意投资项目。如果只有创新的想法,很难获得投资。美国有很好的创新模式和产品,那些了解风险投资业务的人会积极投资。中国的大多数风险投资更像是无风险投资。美国风险资本投资者对失败抱有预期。如果项目有损失,他们会坦率地理解和接受。只要一些项目获得巨大回报,它们就会成功。然而,在中国的风险投资公司,如果项目失败,负责投资的人将被追究责任。

因此,只有两种人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很长时间。一种像我一样,另一种非常聪明而且秃顶。这真的很难。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很长时间的人不是秃头就是秃头。这真的很难忍受。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不愿意进入这个行业。现在集成电路行业似乎需要70万名员工。我们现在少了40万,30万。现在每年能进入这个行业的大学毕业生不到5万人。我们至少需要六年才能满足今天的需求,但这一需求仍在增加。工作很辛苦,钱很少。年轻人更喜欢去互联网行业。

芯片的生产过程非常复杂,需要大量的资金、技术和人力(集成电路照片)

三联生活周刊:你什么时候感觉到中国的芯片产业又开始着火了?

谢志峰:现在很多人都在找我们集成电路。我们现在是“红色互联网”。事实证明,他们不会找我们,媒体也不会找我们。这么多人来找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每个人都认为芯片变热了,想试试水。以前,太阳能和led都在火上,但是后面有很大一部分都死了。

芯片技术的含金量非常高。只有通过解决资金、技术、人才和市场的问题,你才能进入这个行业,否则任何问题都可能杀死你。你没有钱,企业不能生产,你没有市场,也没有人买你制造的东西。最糟糕的是,人们买了你的东西,但你丢了钱。

三联生活周刊:如何理解赔钱?

谢志峰:这很容易理解。由于技术差,你很难做到。然而,市场价格是50元,你的生产成本是100元。人们只能付给你50元。你到底想不想卖?

目前,全国都在争相成为芯片工厂。许多人不知道集成电路工厂的建设需要巨额投资,而不是一次性投资。自2014年以来,国家开始加大对集成电路产业的支持力度。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一期筹集1400亿元。每个人都很开心,觉得有很多钱。我说,1400亿太少了。它投资五年,即每年50亿美元。在中国各地撒胡椒是不够的。在它之后加一个零几乎是一样的。你知道,武汉长江仓储公司投资1600亿元。现在每个地区都要求投资500亿到1000亿元,之后就没有钱了。

我们还将看到,政府支持的基金喜欢投资已经盈利的大型项目,而尚未达到盈利阶段的创新型初创企业很少愿意投资。例如,如果一个项目在上海开始赚钱,而其他地方开始抢劫,你会发现一个开始赚钱的芯片公司在中国会有很多分,展讯通信已经在全国很多地方落户。然而,对你来说,跟随别人已经做的事情的趋势是相对容易的。然而,遵循这一趋势的项目主要依靠低价竞争,利润率通常相对较低。没有人会抢走真正的创新项目。创新项目的同义词是亏损项目。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人工智能芯片仍然很受欢迎。

谢志峰:现在人们所说的人工智能芯片在我们的行业中并不是我们所说的。我们称之为人工智能加速芯片。坦率地说,对于某些应用,加速芯片的计算速度非常快。它不同于我们通常所说的芯片。英特尔的芯片或苹果手机或华为手机中使用的芯片被称为通用芯片。它有许多功能,可以计算、记录、拍照和做任何事情。这种芯片非常复杂和昂贵。然而,人工智能加速芯片只适用于特定场景,是一种特殊的芯片。如果它能在张学友的演唱会上做面部识别和抓捕逃犯,它就不能和阿尔法狗一起玩围棋。这就像如果我们人类专注于做一件事,我们会很快去做。

所以这种芯片不能单独使用。它必须与英特尔的cpu一起使用。英特尔的cpu就像一个功能齐全的人。它必须做1000件事,把每件事都做好。人工智能芯片在一件事上只快100、100、100倍。世界上有如此多的人工智能芯片,你可以找到成千上万的,但是世界上只有三家公司可以制造英特尔cpu。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中国芯片产业应该如何发展?

谢志峰:为了中国集成电路的良好发展,有必要把国家和人民的力量与市场的力量结合起来。国家应为基础研究提供政策,营造环境,提供人才。我认为解决进口替代问题最可行的方案是建立中外合资企业,包括与海外归国人员的合资企业。事实证明,将国外技术与国内人才和资本相结合是可行的。我们可以从一些成功的合资企业中学习,如英特尔在大连的建设、三星在Xi安的建设以及TSMC在南京建设世界上最先进的12纳米生产线。集成电路产业是一个全球产业链。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做任何事。每个国家都应该找到自己的优势。全球分工合作是最佳模式。

如果中国真的想完全取代进口,它必须首先制定一个20到30年的计划。过去,我们对原材料和基本部件的研发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和投资。现在我们需要更多的关注。美国集成电路已经发展了60年,达到了现在的水平,如果我们能在30年内赶上来,那就太好了。此外,随着我们的进步,其他人也在进步。我们必须规划长期斗争,坚持不懈,前途光明。

[推荐阅读]

心脏移植中未知的环节是什么?取芯、交接、运输、移植...任何环节都是钢丝绳上的舞蹈。

东北部发生了什么事?中国东北悬崖式经济衰退的背后

人类能活多久?如果大脑不能长生不老,身体长寿还有意义吗?

来自上海的七个“00后”团队开发了一个性教育游戏,该游戏谈到了目前缺乏教育的问题。

为什么景德镇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在其他瓷器市场崩溃之后,能够重振旗鼓?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28下载 快开彩票平台 500万彩票

© Copyright 2018-2019 rotoplc.com 石染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